DSC04257.JPG

 

除了當個標准觀光客去當地的名勝古跡之外,我和阿立也稍稍探險了一下,也因此有了非一般的觀光經驗。比如說,我們遇上了凱旋門外的回教徒遊行示威,害我們得躲到附近的博物館避難。除此之外,我們還誤闖暗區,還有,見識到了以說法文為榮的民族意識。

 

xxx誤闖暗區xxx

越過布魯塞爾公園,我倆來到一個很詭異的地區。營業者、購物者,連櫥窗上的娃娃都是清一色的黑人。

"這是....黑人區嗎..."我問。

"噓!別講那麼大聲...他們也許不喜歡被叫黑人...

"哦?"我,疑惑。這裏會有懂中文的黑人嗎....

"噓!別看!多看一眼可是會惹來殺身之禍的!"

"哦..."臣,遵旨。

"你看看你看看,那黑人A把手上的不明物品給了黑人B...

"我沒看到我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"我,懦怯。我雖貴為紅顏,但可不想薄命呐...

在這暗黑無白(人)的地區晃了兩晃,我倆頓悟了:觀光誠可貴,生命價更高。於是,我倆飛也似的離開了這地方。

請大家告訴大家,不要隨隨便便到 Quartier Matongé (Porte De Namur車站附近) 晃喔...


檢視較大的地圖


 

xxx優勢語種xxx

巧可力博物館裏。

巧可力師傅把遊客們晾在一旁半多小時後總算出來了。自許為大咖,耍大牌遲到不打緊,竟然還用法文講解制作巧可力的經過。受不了鴨子聽雷的苦惱,我打斷師傅。

"請問,這是什麼"我問(英文)

"咭哩咕嚕咭哩咕嚕咭哩咕嚕"他答(法文)

"牛油"旁邊一個懂法文又略懂英文的遊客代為翻譯。

"所以,是要先把牛油溶掉是嗎"我又問(英文)

"咭哩咕嚕咭哩咕嚕咭哩咕嚕"(法文)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"一片死寂,沒人翻譯。我和巧可力師傅兩人大眼瞪小眼。但他很快地繼續他的講解。當然,他還是用法文。

"他故意的,其實他是懂英文的,但就是死不要講"阿立如是說。

"哦?"我,疑惑。

"在這兒呢,說法語是一種優勢,代表著優越文明和身份的象徵"

聽了,我沉默不語。這樣的想法我何嘗不了解。部分香蕉人以說英文為榮,更有者覺得自己用英國皇家口音交談,手拿『英國時代雜誌』、『英國香菸』和『牛津大學的領帶』,就是一個英國紳士(這是從格友Leon寫的karma看來的,一個還不錯看的小故事)。

然,會法語會英語會多國語言,又怎樣?死了之後,可以在地府或天堂謀個較好的職位是麼?

話說回來,我可是會五種語言呢(挺)。但這在我成長的國度裏,一點也不稀奇。我有朋友會六種語言(其中三種是方言:客家話,福建話,廣東話)呢。在歐洲,會多國語言更不稀奇。像是在Luxembourgh,官方語言就有三種:德語,法語和盧森堡語。


如一般大城市,布魯塞爾不乏高樓大廈。 如一般大城市,布魯塞爾不乏高樓大廈。

注:除了第一張之外,其他的照片都是在布魯塞爾的Porte De Namur車站附近拍的。

 

延伸閱讀

布魯塞爾遊記
西班牙遊記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梅子 的頭像
梅子

梅子 。立

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